让学习很差的孩子进“尖子生班”为什么会适得其反?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4
阅读量:
6

作为老师,我说个事实——很多家长其实没有真的和足够聪明的人呆在一起过,所以在他们天真可爱的脑袋里,人和人的差距只有努力的时间而已。

我教的大专生,在逻辑思维的反应速度以及知识储备上远不如我被人拜托去辅导辩论赛的一流初中火箭班的初一小朋友。

是的,差距就是有这么大,同一个老师,同样的讲法,同一个题目,我正常教的学生需要起码三分钟左右的时间理解题目,最后在提示下尝试答题。

而初一火箭班的小朋友,读题即解题,花了三十秒还是因为答题的小朋友情绪太激动了说话吐字吐不清楚。

但我不知道怎么讲才能给他们讲懂,因为我已经把所有话都用大白话的方式讲了,像哄小朋友一样加了很多的游戏,非常宽松和简单……但他们还是不能理解。

我只能徒劳的换个措辞再来一次,最后有的人懂了,有的人还是不懂,他不懂他为什么不懂,我也不懂他为什么不懂……后来我逐渐理解了——那真的是理解和记忆能力方面的硬伤。

就像我永远记不住路和人脸一样,和努力程度基本没啥关系。

语文考试,让默写李白的诗,“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一个班有1/3的人不会写“壶”字,于是交上来有“芦”“杯”“瓶”“听”(是的,有人写了“花间一听酒”……看来李白那天喝的是啤酒没跑了)

还有一部分人不记得李白在哪儿喝的酒了,“桌上一壶酒”(这是个不记得原文开始进行逻辑推理的)

床边一壶酒(这个大概是同时想起李白的静夜思了),“窗边一壶酒”(不确定是不是抄床那个抄岔了)

然后连翻了三张,第一个写的“河边一壶酒”(这是野炊的李白),第二个就开始不对头了,写的是“河间一壶酒”(李白下水了),第三个写的是“河底一壶酒”(……)

好的,你们仨连续剧是把,跟我搁这儿借着背诗描述李白之死是吧——花间喝了一壶,跑到河边喝了一壶,再到河中间喝了一壶,最后喝河底下去了淹死了,是吧?是吧!

喵喵的初高中诗歌,大专再学一遍,期末就考背四句,你们给我玩这么多花活是吧!整死我是吧!

语文老师破大防(省略一万字语无伦次的脏话)

冷静…

总之,学习这东西就跟唱歌一样,对唱歌跑调的人来说,绝不是把他往艺术学院美声班里丢一年他就不跑调的。

就像周深看孟子义唱歌一样,对有学习天赋的人来说,你让他们答错他们都答不出这么多离谱的花活来……而答错的人真的觉得他们是尽力而为在答题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