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么先进,省直管县的难度在哪里,为何难以在全国推行开来?

发布时间:
2024-06-13 02:45
阅读量:
5

已经试了几次了?行不通就是行不通,通讯技术难道就能改变人的精力上限?

中国还是各诸侯林立的时候,确实是郡县两级制度,秦朝统一后也仍然维持两级制,由于寄得太快,没来得及什么问题。

到了汉朝,中央很快忙不过来了,于是派出刺史负责监察地方官,很快演变成州的行政实体,地方变成“州—郡—县”三级制。

南北朝后,隋朝再次统一全国,败家富二代隋炀帝一边挖运河,一边又把州废了,试图回到郡县制,同样是很快寄了,没来得及出问题。

到了唐朝,把郡改名州,成为州县二级,过了没多久,中央又扛不住了,于是增设了道一级,改为“道—州—县”三级。

明清终于想明白了,于是老老实实维持“省—府—县”三级制,只是一些特殊县由省直接管理或者升半级为直隶州。

到了民国,因为各军阀掌握的实际地盘就是一省或数省,于是又开始折腾两级制。提出了著名的“废府存县”,一通折腾后发现不太行,于是又往回走,把道又请了回来,改了个名字叫“行政督察区”,说白了又是把监察机构实体化作为郡级行政机构。

共和国成立后,还是不消停,一派学者以通讯技术发达,省可直管县为理由,要求虚化郡级行政区,一派认为别折腾了,拉倒吧。前者因为得到李得胜的支持,于是继续实验,实验到最后,郡级行政区改名专区,再改名地级市。

改开后又想试,实施了省直管县试点,试了一段时间又没消息了,你硬要说海南试点成功了也行。

郡级行政区持续复活,关键在于两对矛盾:

第一,一个县的设置,必须要保证周围,尤其是偏远区域的大部分人借助公共交通实现当天往返。

这意味着县的大小天然有其上限,如果居民获取司法和行政等公共服务需要超过一天时间,就得自费解决住宿,这将是较大的苛政,会极大增加群众的负担。

第二,省级行政机构经过漫长演变,逐渐具备了相对明确的边界。又因为一,一个省有多少县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数字大致就是100。

邓巴数也就是150,如果不建立二级组织,一个下属单位连2个人都分不到,你能做到有效管理吗?有多少人有精力同时管理?

你可能要说,设立分管的副职,把这些下属单位进行分组,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设立机构来监管这些组别?再之后,得,再穿一次复活甲。

有些人提出的拆小省也是一样,现在已经23省5自治区4直辖市2特别行政区了,哪怕大省一拆三,中省一拆二,行政区也得70+,届时唯一的可能,就是“大区”这个省与中央之间的行政机构闪电归来,省被逐渐降为二级行政区。

看看国际上就明白,中国这种体型的国家,是没办法搞二级制的,法国日本能搞,是因为这些国家体量就是中国的一个省。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也试过,然后联邦主体(省级行政区)越来越多,等涨到快90中央扛不住了,设立了7个联邦区,等于变成了中国建国初的区划模式。

美国只有小州可以搞二级,大一点的州同样存在郡级单位。印度则是“邦—专区—县”。

未来唯一实行二级制的可能,是经过相当漫长的时间,县的范围逐步扩张,实现“以县代府”,这需要公共汽车等交通工具有一次较大的提速且价格不能涨太多。少数几次的并县都不怎么顺利,中国的县存在的时间极长,不少县有相当强的地域认同和自豪感,民众对于合并是有一定抵触心理的,这个只能慢慢来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