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做普通女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1
阅读量:
52

成亲第一天,男人把木床换成了纯金大床

成亲第二天,男人把木墙换成了厚厚的隔音墙

成亲第三天,男人撤走了浴桶,在房内装了双人浴池

身高九尺的男人躲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

红着眼眶控诉我,“你就是馋我身子!”我解释:“我不是,我没有...”

我有一个秘密,我自幼就从娘胎里带出来个热毒,

每当月圆毒发时,我的身子就会变成百年难遇的极品,令男子着迷。

因着这个隐患,十几年来,我从不主动接近任何男子。

直到那天,我坐船出行,再一次毒发压制的丹药和药方却不幸丢失。

倘若没有对应的解药及时压制,热毒便会侵蚀五脏六腑,血液沸腾而亡。

我躺在榻上,额间的发已被浸湿,脸泛着红,长睫轻颤,水润的双眸已经有些迷离。

我仅凭着脑中的一线清明,紧紧咬住了红唇,没让自己呻吟出声。热毒已经彻底发作。

就在我想着自己是不是只能等待死亡时,突然一个疑似逃犯的黑衣男子跳进了船舱。

男子戒备的扫了一眼屋内,目光掠过床榻时,忽然身子一僵。

美艳娇媚的女子,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汗湿了额间,衣襟大敞露出了大半个身子。

男子急忙移开目光,一时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外间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我搜!”

男子顿时拧了眉。

船舱狭小,连个藏身之处也无,唯一的床榻下方还是床屉,根本无法藏人。

他犹豫了一瞬,咬牙跳上了床榻,一手将楚韵清揽入怀中,一手扯过被子将两人盖住,哑声道:“得罪了。”

楚韵清此刻已经神志不清,她根本无法分辨外界情形,只觉得好闻的气息忽然将她笼罩,略略驱散了心头燥意。

她忍不住朝他贴了过去,渴望着更多。

软香在怀,即便隔着衣衫男子也能感受到她傲人的曲线,丰盈的双峰。

男子喉结滚动,往后撤了撤身,贴上了墙。。

然而楚韵清不满了,她迷离着双眼,紧跟着贴了过去:“热……”

男子额头青筋一跳,一把捂住了她的唇。

肌肤相贴,虽然只是掌心贴了唇和脸,却让她从鼻尖,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嗟叹。

她动了动脑袋,挣扎着想要跟多,手脚并用缠上了上去。

男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纠缠,然而在把到她的脉象时,深深皱了眉。

热毒。

而且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

倘若没有对应的解药压制,便只能纾解,否则热毒会侵蚀五脏六腑,血液沸腾而亡。

若是以往,他早就抽身而去,可现在他根本无路可退。

听着外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男子看着楚韵清这张美艳迷离的脸,眸中闪过杀意。

怪只怪,她命不好,偏偏是这时候遇到了他。

男子冷了眼眸,抬起了手……

“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搜平阳王的船!房内的是我家郡主!你们今日闯进去,有几个脑袋够砍!”

听得平阳王三字,男子猛的停了手。

香怡气疯了!

她只是下去船舱寻了下水,一回来,就瞧见十多个官兵大张旗鼓的艘船。

侍卫、嬷嬷,都下船去采买物资了,留下的都是些胆小怕事学徒,她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再晚来一步,让这些官兵闯了进去,瞧见小姐现在模样,会是什么后果!

香怡挡在门口,指着船头旗帜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

平阳王,大梁唯一的异姓王,镇守南方沿海一代,战功赫赫,见天子不跪。

夜色昏暗,登船时官差们压根就没瞧清楚,如今仔细一瞧,确实是平阳王府不假。

正欲推门的官差顿时停了下来,为难的看着为首的人道:“头儿……”

为首的官差皱了眉,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不搜也得派个人进去一看,逃走的是要犯,郡主房内此刻都没有动静,哪怕是为了郡主的安全着想,也得去瞧一眼才是。”

话音刚落,屋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娇呵:“好烦!”

外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男子看着面前,一直无法与贴上他面颊而娇呵出声的楚韵清,额头青筋忍不住又跳了一下。

她既是平阳王之女,那肯定杀不得。

若是将她打晕,任由她热毒发作,依旧是一个死字。

她可以死,但绝不能死在他的手上。

官差就在外间……

看着她娇媚的小脸,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上来的四肢,男子皱了皱眉,犹豫片刻低叹了一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丰盈,低头垂眸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嘤咛洗漱吞没在唇齿之间。

大掌抚上丰盈的那一霎,楚韵清只觉得体内躁动的血液,瞬间得到了安抚,但这还远远不够。

她如同濒临渴死的鱼,凭着本能伸出软舌,探入他的口中,汲取他的津液。

不够,依旧不够!

她燥热难耐,一把扯开男子的衣襟,抚上了他的胸口,顺着结实的胸膛往下探去。

男子一把按住她的手,看着她不满的眼神加深了吻,

唔!

楚韵清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僵硬了一瞬。

男子手指微动,她猛的吸了口气,整个身子化成了一汪春水,彻底软了下来。

楚韵清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烧着了,却又在快要燃烧的那一霎,又奇异的平复了下来。

她像是化成了个毽子,被高高抛起又迅速跌落,如此周而复始。

男子吻着她的唇,看着她喘息的媚态,身子硬到发痛。

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楚韵清却觉得越来越空虚

男子看着她迷离的眼神

白光过后,楚韵清思绪回笼……

海上的水龙卷,丢失的丹药和药方,热毒发作,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有……

还有先前她主动缠上他的媚态,

外间香怡仍在同官兵纠缠,眼前的男子是朝廷钦犯。

楚韵清垂着眼眸,长睫轻颤,迅速弄清了目前的状况,调整好心情,抬眸朝男子看去。

只是一眼,她却愣住了。

现在的江洋大盗,都开始走美男子路线了?

瞧见男子俊美的样貌,楚韵清心里之前的那些不适,瞬间淡去了一点。

她的目光在男子脸上转了一圈,便顺着他的领口往下,滑过性感的喉结,精致的锁骨,落在了半露不露的胸口上。

男子嗤笑一声,伸手拢了拢衣衫,仿佛是个良家妇男,刚刚被轻薄的人是他一般。

第002章:我的榻,好睡么

“有人亲眼看见那钦犯上了船,此人极其凶险,不管是为了郡主的安危,还是为了朝廷,我等都要一探!想必平阳王与郡主,定能明白属下等人的良苦用心。”

说完这话,为首的官差一挥手,身后的人立刻上前就要硬闯!

楚韵清顿时蹙眉,冷喝一声:“放肆!”

听得她的声音,官差们顿时停了下来。

香怡又惊又喜,连忙唤了一声:“小姐。”

楚韵清嗯了一声,抬眸看了唇边含笑,好整以暇看着她的男子一眼,面色平静的整理好衣衫。

她取过一旁的外衫穿上,下了榻,打开房门。

香怡担忧的看了一眼,见她神色如常,默默松了口气,转眸朝那些官兵道:“瞧见没?我家郡主好好的,哪有什么朝廷钦犯!”

为首的官差仍不肯罢休,朝黑漆漆的屋内看了一眼道:“职责所在,还请郡主见谅。”

楚韵清冷笑了一声:“职责所在?你的职责是捉拿朝廷钦犯,还是污蔑本郡主窝藏要犯?!”

官差立刻躬身:“属下不敢。”

“本郡主看你敢的很!”

楚韵清冷声道:“你趁着王府侍卫下船采买之际,带人擅闯王府大船,借由捉拿要犯四处搜查!哪怕本郡主此刻就站在你面前,你也依旧要闯本郡主香闺!怎么?你是觉得本郡主窝藏要犯,还是觉得本郡主与那要犯乃是同伙?!”

“属下不敢!”

“呵!”

楚韵清冷笑一声:“你若真不敢,此刻就该带人离去,动动你的脑子想一想,若是本郡主当真遭到贼人,岂会一人从房中出来,还站在这儿阻拦你?!你今日若是进去了,将平阳王府的脸面、本郡主的清誉置于何地!”

听得这话,官差面上顿时有了几分犹豫。

恰巧这时,王府侍卫抬着物资回来了,徐嬷嬷见状立刻小跑着上了船,历喝道:“放肆!谁允许你们擅自登船的?!这可是平阳王府的船,莫说你们,就是御林军来了也得掂量掂量!”

王府侍卫放下物资,齐刷刷亮出了长剑,直指那些官兵。

为首的官差见状,连忙开口道:“有人说亲眼看见有贼人上了船,天黑露重,属下也没瞧见王府旗帜,是属下冒犯了郡主,这就带人下船。”

徐嬷嬷闻言冷声道:“快滚!”

官差带着人走了,徐嬷嬷连忙关切的问道:“小姐可有事儿?”

楚韵清摇了摇头:“只是被吵着了而已,嬷嬷快些忙吧,早些离开这里。”

徐嬷嬷应了一声是,立刻又指挥着侍卫忙碌起来。

楚韵清手扶在房门上,转眸朝香怡道:“今晚有些乏了,你下去歇着吧,我一个人待会儿便好。”

香怡有些着急,小姐先前热毒发作,现在却忽然没事儿了一般,怎么看怎么蹊跷。

再一想刚刚官兵说的钦犯,她顿时心头一紧,急急道:“小姐,刚刚……”

楚韵清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压低声音道:“我无事,热毒我也找到了暂时压制的法子。”

香怡顿时一喜:“小姐寻到了什么法子?”

还能是什么法子?

尽管香怡与她一道长大,两人亲如姐妹,可泄身这种事儿,也不是能坦然说出口的。

楚韵清红了脸,低声道:“就……就……哎呀,你别管了,反正寻到了法子就是,你却歇着吧,我累了。”

香怡闻言还想说些什么,楚韵清却已经进屋关上了门。

她站在门口,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见屋内确实没有什么动静,这才唤了两个侍卫守在门口,退下了。

屋内未点烛火,唯有水光倒影依稀可见屋内情景。

楚韵清进屋之后,适应了下屋内昏暗,这才看见了站在墙角暗处的俊美男子。

男子身量高挑身姿挺拔,虽着黑衣劲装,却透露出一股子矜贵之气,一双黑眸含着隐隐的笑意看着她,完全看不出来是个亡命徒。

今日之事,总要有个善后。

楚韵清心头微动,平静的收回目光,抬脚朝床边走去。

她伸手一点点点褪去身上外衫,里间中衣是之前胡乱合上的,外衫一褪,顿时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领口那雪白的肌肤。

男子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瞬。

他站在墙角,看着褪去外衫上榻,好似没有他这个人一般的楚韵清,微微挑了挑眉。

有意思。

她是真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知道是胆大,还是蠢。

屋内安静了下来,只余楚韵清清浅的呼吸声。

平阳王府的办事效率极高,不大一会儿,大船便缓缓驶动,离开了港口。

大船回到了海上,男子看着外间的黑色,正欲坐下休息,却忽然听到了楚韵清的声音响起:“你要过来一起睡么?”

男子挑眉,看着她低声道:“郡主是在邀请在下同床共枕?”

听出他的揶揄,楚韵清神色不变,只淡淡道:“你受伤了吧?父王受内伤的时候,也是如你这般气息不足,左右更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共宿一榻而已,没什么好避讳。你休息好早些离开,对我而言才是最好的。”

男子闻言轻笑一声:“郡主还真是放得开。”

楚韵清撑起身子,回眸看他:“你不敢?”

男子闻言一愣,看着她娇媚面容上的挑衅之色,眯了眯眼,抬脚朝床边走去:“郡主都不介意,我又有何不敢?”

楚韵清笑了笑没说话,还主动往里面挪了挪,掀开被子,一副邀请模样。

男子本是想吓唬吓唬她,却没想到她竟然这般主动,当即便有些骑虎难下。

再看她挑衅神色,他没再犹豫,直接上了榻。

然而,他刚躺好,鼻尖忽然闻到了一阵熟悉的味道。

不好!

男子一惊,当即便要起身,却已经晚了。

他周身无力,刚刚支起身子,却又咚的一声躺了下去,惊讶的看着她。

楚韵清勾唇一笑,明媚的双眸看着他:“我的榻,好睡么?”

男子皱了眉:“你想要做什么?”

楚韵清没有回答。

她起身下榻,从床底取出一根长绳,将他扶坐起来,微笑着在他耳边轻吐幽兰:“杀了你。”

第003章:扔了件秽物

男子闻言顿时皱眉,看着她美艳脸冷声道:“你热毒发作,若非遇到我,今日必定会血液沸腾而亡。我不仅救了你的命,还留了你的清白,你便这般对待救命恩人?”

“别说的这么好听,不过是当时的情况下,你只能那般做罢了。”

楚韵清用绳子捆住他的双手,淡淡道:“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又有点蠢。”

男子给气笑了:“我蠢?”

“不是么?”

楚韵清看着他道:“你也不想想,你知晓我的身份,还知道了我的秘密,不管是权宜之计还是救人,你轻薄了我是真。我乃平阳王之女,保家卫国乃是刻在骨子里的,自然不可能与钦犯同流合污。”

“如此境况,你对我却半点不设防,官兵走后非但没有立刻离开,还留在船上出海,最后竟敢上我的榻,不是蠢是什么?”

男子看着她美艳却清冷出尘的小脸,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都咽了下去。

他只是嗤笑了一声:“所以你要把我丢到海里杀了?前一刻享受完我的服侍,后一刻就把我扔海里?”

享受完这三个字,让楚韵清微微红了脸。

尽管那会儿她已经神志不清,但身体却的记忆却很清晰。

她,确实很享受。

楚韵清侧了侧身,避开了他的目光,“你是钦犯,即便不死也难苟活,本郡主不过是帮你早日结束痛苦罢了。”

男子闻言顿时又被气笑了:“如此说来,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韵清用力绑了好几个死结,有些累了。

搬他又是个体力活,她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他现在虽然中了僵直散,全身不能动,但为防止他突然嚷嚷,楚韵清决定把他嘴给堵了。

她看看四周,发现只有之前被扯坏的肚兜能够一用,于是她拿起肚兜,就朝男子的嘴里塞。

男子震惊的看着她,比之前听闻她要把他丢海里,还要震惊。

楚韵清却是不管。

然而男子死死咬着牙关,怎么也不张口。

楚韵清皱了皱眉,忽然低头吻上了他的薄唇。

男子微微一愣,看着她肤如凝脂的娇媚小脸,看着她如蝴蝶振翅一般的长睫,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喉结微动。

楚韵清用舌尖舔了舔他的唇,而后用软香小舌,挤进他的唇齿之间。

她的小舌灵巧而香甜,划过他齿间,似乎因为太过坚硬而有些受伤,微微收了回去,而后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小心翼翼的探了过来。

男子心头一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牙关,勾起她的小舌与之嬉戏,汲取她的香甜。

屋内气氛暧昧纠缠,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两人的气息也开始渐渐不稳。

然而,就在男子意乱情迷之时,香甜忽然撤了出去,带着软香的布料,直直塞到了他的口中。

男子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

剩下的话都被肚兜堵了个严严实实。

楚韵清抬起头来,看着他震惊的神色,挑了挑眉:“说你蠢,还不承认。色字头上一把刀,上一次当还学不乖,非要上第二次。”

男子都给气爽了。

很好!

他受教了!

楚韵清无视他发黑的脸色,来到一旁坐下,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欣赏着天上的明月。

单薄的中衣勾勒出她傲人的曲线,因着没有穿肚兜,中衣之下,娇俏的红豆若隐若现。

屋内没有点灯,寻常人看不真切,奈何男子习武,眼力极好,看的清清楚楚。

勾人而不自知。

男子冷眼移开目光,落在她的娇媚的小脸上。

即便见过形形色色的美人,他也不得不承认,楚韵清的美是独一无二的。

就好比现在,她随意的依靠在椅背上,娇俏媚人。

美则美矣,却是无心。

寻常女子遇到今日之事,即便不羞愤欲死,最少也该是缠着他,要他负责的。

可她倒好,不仅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还有心思一而再的算计自己。

而他,居然一连上了两次当!

男子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

楚韵清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来到男子身边,无视他的冷脸,弯腰用力将他抱了起来。

好在,床榻就在窗户旁边,若是再远一点,她就搬不动了。

她连搬带拽,将僵直的男子挪到窗边,打开窗户,迎上男子冰冷的目光,抬手抚摸上他的俊脸:“别恨我好么?我只是个弱女子,若是让旁人知晓,我被你亵玩过,那我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呢?”

男子闻言,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楚韵清轻咬了红唇,我见犹怜:“我的颜面,平阳王府的颜面,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般做的。”

说着,她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唇角,低低柔声道:“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会如何,她却没说。

可她那心痛内疚的模样,却深深映入了男子的眼帘。

冰冷的眼神,稍稍融化。

见他眼神转暖,楚韵清收回楚楚可怜的目光,一把从窗户推了出去!

扑通!

海面溅起水花。

楚韵清啧了一声,摇头:“美人计,一连上当三次,愿你来生不要再这般蠢了。”

外间侍卫听得落水声,连忙朗声道:“郡主?”

楚韵清回眸,关上窗户平静开口:“无事,只是扔了件较重的秽物罢了。”

船底边沿暗处。

男子半个身子泡在海水里,用手扒着船沿,束缚双手的绳子已不见踪影。

他取出口中肚兜塞入胸口,看着紧闭的窗户,面色比那冰冷的海水还要冷冽。

一叶扁舟,以极快的速度而来,将男子接到船上,又迅速离开。

……

翌日上午,大船停靠在津门码头,楚韵清改乘马车,在一众侍卫护送下,前往京城。

傍晚时分,马车抵达了此次的目的地,宁王府。

第004章:他居然没死!

宁王李恒与宁王妃沈芩,很是重视楚韵清的到来,几乎一里一哨,早早就派了人去打探着。

一得到消息,二人便领着王府众人在门口等着了。

一夜没睡好,马车上又颠簸的厉害,楚韵清现在是又累又困。

她以手掩唇打了哈欠,迷迷糊糊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宁王妃瞧见楚韵清,当即眼眸就亮了!

她上前两步,率先来到楚韵清面前,高兴的道:“这便是韵清了吧?好一个娇媚出尘的美人!”

外间的风一吹,楚韵清才清醒了些,连忙面带羞涩的低了头,眼前的人都没瞧清,便屈膝行了一礼:“韵清见过王妃,见过王爷。”

宁王妃急忙牵起她的手,将她搀扶了起来,嗔怪的道:“讲究那些虚礼作甚?你爹娘没有同你说么?你爹是宁王的结拜兄弟,你娘与我乃是手帕交,你唤王爷叔父,唤我姨母便成!”

宁王在一旁笑着点了点头:“你姨母说的没错,韵清不必见外。”

寻常来说,这话其实是有些怪异的,毕竟要么是姨父姨母,要么是叔父婶婶,现在一个称叔父,一个称姨母,简直就是各论各的。

楚韵清闻言,从善如流的乖巧唤道:“叔父,姨母。”

“哎!”

宁王妃笑的见牙不见眼:“瞧瞧,女儿家多乖巧,真真是让人心生欢喜!哪像我生的那两个臭小子,一个闷葫芦整日就知道舞文弄墨,另一个吊儿郎当,什么正经事儿都不干!”

宁王自然也是有女儿的,但都不是王妃所生,自然略过不提。

楚韵清温婉的道:“姨母说笑了,临别之时,爹娘还在夸赞,说叔父与姨母将两个哥哥教养的极好,让我来到京城之后,定要听哥哥们的。”

宁王妃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她朝一旁默不吭声的李晗看了过去:“喏,这就是我那只会舞文弄墨的大儿子,你唤他晗哥哥便是,旁边的臭小子,就是你遥哥哥。”

李晗看着楚韵清,率先柔声开口道:“韵清妹妹。”

楚韵清抬眸朝他看去,迎上了一双带着温柔笑意的双眸。

她面上露了羞涩,正要开口,却瞧见了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她的李若遥。

一瞧他的样貌,楚韵清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窖。

赫然就是昨晚被她扔下海的朝廷钦犯!

楚韵清连忙低头,生怕被瞧出了异样,轻声唤道:“晗哥哥,遥哥哥。”

李晗面色温柔的应了一声。

两家已经商量过,楚韵清来到宁王府的目的之一,便是与李晗培养感情,从而定亲成婚。

眼下瞧着一个含笑盯人,一个含羞低头,宁王与宁王妃顿时露了笑,正欲说些什么,一旁冷眼看着的李若遥却忽然冷冷出声:“韵清妹妹好生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楚韵清心头顿时咯噔一声。

“臭小子!”宁王一个巴掌拍在李若遥的后脑勺上:“收起你那些不着调的话,韵清可不是你认识的那些莺莺燕燕!”

李若遥看着楚韵清,冷笑。

宁王妃牵着楚韵清的手道:“别理那个不着调的臭小子!你远道而来,肯定累着了,咱们进府慢聊,顺道让你见见府上其他人。”

楚韵清乖巧应声,由她牵着往府里走去。

李若遥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

一旁李晗低声问道:“你与韵清妹妹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怎的态度这般不好?往日你不是最怜香惜玉的么?”

李若遥看了他一眼:“看人不能看表面,大哥知晓什么是蛇蝎美人么?”

他的声音不小,前面的楚韵清听的明明白白。

她垂了眼眸,一颗心渐渐拧紧。

平阳王府看似风光无限,然而天子自从沉迷炼丹之后,便日渐昏聩,受奸人挑拨已经对平阳王府起了歹念。

此次她入京,看似是受皇后之邀上京做客,可事实上,她就是来当人质的!

只是这事儿还未摆上明面,宁王夫妇并不知情,接到母妃托他们照顾她,并且有意两家联姻的信后,便欢欢喜喜主动求了恩典,让她住在宁王府,顺道与李晗培养感情。

若是昨晚之事被宁王夫妇知晓,不仅婚事必定作罢,她想要通过联姻,为平阳王府寻求庇护的打算也定会落空!

宁王妃见她白了脸,当即回眸怒斥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知道的明白你是在夸韵清貌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她有什么不满呢!”

李若遥看着楚韵清,缓缓开口:“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我有什么可不满的,韵清妹妹,你说是不是?”

楚韵清回身朝他行了一礼:“多谢遥哥哥夸赞我的容貌。”

李若遥闻言顿时给气笑了,明知他在说什么,她却还依旧敢应一句多谢,真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宁王妃引着楚韵清往屋内走:“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夸人的话都说不好,你别放在心上。你父亲母亲可好,上次相见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楚韵清温婉的一一答了。

宁王与宁王妃见她不仅貌美,而且端庄得体谈吐不凡,顿时就更满意了。

来到前厅坐下,宁王与宁王妃同楚韵清闲话家常。

楚韵清余光落在李若遥身上。

虽不知他怎的成了朝廷钦犯,但他做的事儿应该是瞒着宁王夫妇的,此刻他不再开口,想必昨晚之事,他也不会告知宁王夫妇,这让她默默松了口气。

但事实证明,她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

就在她与宁王妃闲话家常的时候,一旁宁王忽然冷喝了一声:“李若遥!你袖子里藏的什么?!”

突如其来的冷喝,让众人的目光,齐齐朝李若遥的袖子看了过去。

楚韵清也不例外。

然而,在看到他从袖子里扯出的大半块布料时,她的脸刷的一下又白了。

那是……她昨晚用来堵他嘴的肚兜!

第005章:你的美人计不过如此

她昨晚用来堵他嘴的肚兜!

那会儿手边没有合适的东西,加上她以为他必定会永沉海底,便放心的用肚兜塞了他的嘴。

可现在,他却活着好好的,而绣着她芳名的肚兜却落在了他的手上!

楚韵清呼吸几乎停止,放在腿上的纤纤玉手握成了拳。

几息之间,她已设想了无数可能,以及退路和说辞。

李若遥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将肚兜重新塞入袖中,又从另一侧袖中,取出一方帕子来,擦了擦手,淡淡道:“刚刚不小心将茶水洒到了手上而已。”

宁王怒了:“本王是在问你,你那边袖子里,藏的是什么?!”

李若遥皱了皱眉:“女子肚兜而已。”

“女子肚兜,还而已?!”

宁王气的猛的拍了下桌子,怒声道:“你是不是在外间胡来了?本王同你说过多少次,你若想要女子,可由你娘为了寻几个通房丫鬟,婚事也可以慢慢相看起来,不管如何,都不能在外间胡来!”

“可你倒好!丫鬟丫鬟你不要,婚事婚事你也……”

李若遥皱眉打断了他的话:“是杨益他们的恶作剧罢了,因着我连着三日将他灌醉,害的他回去被武安侯揍了一顿,他气不过才故意为之,父王若是不信,大可去寻杨益对峙。”

听得这话,宁王的怒气顿时淡了,他有些狐疑的看着他:“此话当真?”

李若遥嗯了一声:“比金子还真!这肚兜还是他们让丫鬟去新买的。”

宁王妃松了口气,转眸朝宁王道:“不过是个恶作剧罢了,你也是的,韵清还在呢,大呼小叫说这些作甚?”

宁王闻言看了楚韵清一眼,也知道自己这发难的时候有些不对,轻咳了一声不说话。

宁王妃牵过楚韵清的手,轻轻拍了拍,柔声道:“吓着了吧?瞧这小脸白的,你叔父他就是个大嗓门,你别怕。”

楚韵清闻言连忙挤出一个笑容来:“只是有些没休息好,让姨母担忧了,说起大嗓门,我父王也是不遑多让的。”

“说的也是,你娘在给我的信中,没少抱怨。”

宁王妃笑了笑:“既然你累了,那就早些歇息,人明儿个再见也不迟。”

楚韵清从善如流的应下,宁王妃便派了身边的大丫鬟,领她去歇着了。

李若遥看着她离开,也站起了身,打了个哈欠道:“儿子也下去歇着了,中午被他们灌的有些多,酒还未醒呢。”

宁王妃见状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去去去,别在这儿碍眼。”

李若遥转身要走,宁王却叫住了他,看着他沉声道:“别忘了你的身份!”

李若遥皱了皱眉,丢下一句知道,便转身离开了。

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香怡在归置行李,楚韵清随意用了些饭,泡在浴桶中,心有些沉。

她与李若遥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化干戈为玉帛,显然不大可能。

昨儿个晚上,他被当成朝廷钦犯追杀,躲到了她的船上,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秘密。

所以昨晚的事情,他必定不会说出口,但她的肚兜在他手中,这始终是个隐患,当想个法子拿回来才是!

“想什么这么入神?难不成在想,该如何再杀我一次?!”

李若遥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楚韵清吓了一跳,急忙回身看去,就见他站在身后墙角处,正静静地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楚韵清微微一愣,急忙将身子沉到水里。

李若遥双手环胸,面露讥讽:“有什么可遮掩的?你是不是忘了,我不仅看过,还把玩过。”

楚韵清腾的一下红了脸,看着他道:“你欲如何?”

李若遥闻言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来到木桶边,俯下身来,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她身子沉在水里,奈何今日因为匆忙,她用的是清水,不仅不能遮掩半分,反而更衬得她酥胸饱满。

其实在他靠近之时,楚鸢便想环胸遮挡的。

然而,一想到他昨晚连中三次美人计的表现,她的肚兜又还在他手中,她便又改了主意。

他说的没错,看都看过,甚至把玩过,更亲密的事情也做了,此刻再来矜持,已经毫无意义,倒不如,先将肚兜要回来再说!

李若遥的目光从胸口转回到她美艳的小脸上,面露讥讽:“你真的是毫无……”

话未说完,两条如玉藕一般的手臂,带着湿意与温热,缠上了他的肩头。

楚韵清缓缓从水里抬起身,水渍沿着浑圆饱满翘挺的酥胸,缓缓滑落。

李若遥喉结微动,从她的酥胸上移开目光,迎上了她的眼眸。

楚韵清挺起胸膛,缓缓贴了上去,一手勾着他的颈项,一手轻轻抚上他俊美的脸。

她一点点靠近他,伸出小舌轻轻舔了舔红唇,带着几分委屈低低道:“你怨我是么?”

李若遥的目光,在她水润的红唇上掠过,淡淡开口道:“难道不应该?”

“自然不应该。”

楚韵清嘟着红唇,委屈巴巴的道:“你也不曾表露身份,人家以为你是江洋大盗朝廷钦犯,你也知道我的处境,在那样的情况下,你又是那样的身份,我唯有那般做,才能自保。”

“若是知道你的身份,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那般对你的。”

说着,她凑了过去,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柔声道:“别怨我了,好不好?我是真心知道错了。”

李若遥的眼眸晦暗了几分,缓缓开口道:“你的真心?”

楚韵清咬了咬唇,牵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胸上,面露羞涩,咬了下唇道:“感受到我的真心了么?”

李若遥垂眸看了一眼那饱满软嫩之处,伸手捏了捏,看着酥胸在手中变换了形状,哑声道:“还不够。”

楚韵清闻言咬了咬牙,直接吻上了他的薄唇:“这样呢?”

李若遥眸色一暗,一手握着,一手抚上她的脑袋,将她按向自己,反客为主,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

一个深深的吻,再分开时两人都气息不稳,一股热意从小腹升起。

楚韵清已经是意乱情迷,但她却依旧记得自己的目的,哑声开口道:“我的肚兜……”

话未说完,李若遥忽然放开她,直起了身,居高临下的冷冷的看着她,哪里有半分动情迷乱模样。

他轻嗤了一声,勾起唇角满是讥讽:“你的美人计,也不过如此。”

第006章:你的定力,也不过如此

事到如今,楚韵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特意前来,不过是因记着昨日,她说他连中几次美人计的仇罢了。

只是这人也太过离经叛道,便宜都给他占完了,才来说什么不过如此。

楚韵清面色沉了沉,重新缩回水中,目光在他凸起的异样扫过,凤眸轻挑:“你的定力,也不过如此。”

李若遥顺着她的目光垂眸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有些黑。

看着如同无暇玉璧一般的身子,他冷声道:“这只能证明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罢了。总好过你,恬不知耻。”

听得这话,楚韵清皱了眉。

恬不知耻?

那要她如何?

热毒发作是她想的么?丹药丢失,是她愿意的么?

父王母妃娇养着,兄长娇宠着,如今正是她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难道就因为被一个男子亵玩过,就不顾父王母妃和兄长的安危和心情,去寻死觅活?!

别说只是被亵玩,哪怕是她已经丢了清白,她也要拖着这残破的身子,在京城为平阳王府谋一份助力出来!

“说到恬不知耻,我自是不如遥哥哥的,毕竟我来宁王府的目的,两家也都是默认了的。”

楚韵清笑了笑:“我对晗哥哥的印象很好,晗哥哥对我应该也不错,刚刚还打发了小厮来,问我有什么需要的。若无意外,我与晗哥哥不久就会定下婚事,倒是遥哥哥你……”

她上下扫了他一眼,目光在他下身凸起处,多停留了片刻,轻启红唇淡淡道:“就是这么对待未来嫂子的么?”

李若遥的脸彻底黑了,看着她因着热气而通红的脸,冷声道:“本公子大度,从前之事不与你计较,但我大哥宅心仁厚,是个端正君子,他要娶的必然是端庄心善的女子,你配不上他。”

“今日我来,便是为了警告你,从今往后莫要再接近他,否则,我不介意将你我的过往,公之于众。别忘了,你的肚兜还在我手里!”

说完这话,他冷冷的看她一眼,一个纵身消失在了屋内。

看着他离开,楚韵清恨恨的咬了牙。

便宜占尽,还骂她恬不知耻,明知两家有意联姻,还夜闯香闺,看她沐浴,到底是谁恬不知耻!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楚韵清深深息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这才开口道:“进。”

香怡推门而入,取了帕子来到她身边:“小姐莫要泡的太久,该起身了。”

楚韵清嗯了一声,从浴桶里起身。

香怡为她裹上,又取了一方帕子,一边给她绞发,一边絮叨的说着安排。

楚韵清心不在焉的应着,脑中想的却是李若遥临走时的警告。

她的肚兜还在他手中,即便他不会说出船上之事,胡诌些风韵之事,也足够让宁王与宁王妃对她厌恶。

若是这事儿再传了出去,即便众人不知,天子对平阳王府起了歹念的事儿,她在京中的处境也很艰难。

更何况,她初来京城,对一切都不熟悉,眼下也寻不到比李晗更合适的人选。

不,还是有的。

李若遥虽是宁王次子不能继承王府,但将来也是郡王,而且他是宁王妃亲生感情甚好,若她能够嫁给他,依旧能够得到宁王府的助力。

只是,李若遥现在对她印象极差,想要让他对她改观,然后非她不娶,怕是要有点难度。

但比起平阳王府的安危来说,莫说是这点难度了,就是她的清白、婚事、脸皮,都不值一提。

“小姐,您觉得如何?”

楚韵清回了神:“我有些犯困了,没听清你的话,什么事情如何?”

“就是压制热毒的方子。”

香怡压低了声音道:“小姐热毒一月便会发作一回,没有丹药,奴婢这心里总是慌的很,要不明日小姐就借着写家书的名义,书信一封回王府,让夫人将方子送过来?”

楚韵清闻言摇了摇头:“书信不妥,一来是时间太长,二来如今陛下猜忌平阳王府,我说是来做客,可实际上却是来当人质的,寄回去的书信,必然有人会偷看。”

“那怎么办?”香怡有些急了:“没有丹药,小姐的热毒……”

“不必太过担心。”

楚韵清低声道:“没有丹药,我也寻到了暂时缓解热毒的办法,一时半会儿不会如何。临别之时,父王不是给了我一只信鸽么?就用那个传信吧。”

听得这话,香怡有些为难的道:“可那信鸽,是用来危急时候传信的,现在就用了,怕是……”

“从我决定来到京城开始,就已经没有什么危急时候了。”

楚韵清垂了眼眸,笑了笑:“我是来给平阳王府解决麻烦,而不是制造麻烦的,平阳王府必然有陛下的人,我有信鸽也未必是个秘密,此时用最为合适。”

香怡闻言红了眼眶,哑声道:“奴婢去给小姐准备笔墨。”

楚韵清嗯了一声:“去吧。”

李若遥从楚韵清房中出来之后,身上的热意一直没消,一闭上眼,都是那白璧无瑕的雪肌,还有她柔软的身段,一掌握不下的丰腴。

垂眸看了一眼身下的挺立,他低低咒骂了一声:“出息!”

然而咒骂无用,体内依旧有一股无名火在烧。

李若遥站起身来往净房走去,朝外间小厮吩咐道:“打冷水来,我要沐浴。”

听得吩咐的来福,微微一愣:“少爷,这个天……”

李若遥头也不回:“别问!”

来福见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立刻去备水了。

在冷水里泡了一会儿,李若遥身上那股邪火,这才消了下去。

天色已暗,他随意用了些饭,便拿着书靠在床头看着。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闪入屋内,恭声道:“主子,找到了内鬼的踪迹,虽然未曾找到人,但属下射下了他放出的信鸽。”

李若遥当即放下手中的书:“呈上来。”

“是!”

第007章:我动了会如何?

黑衣人恭敬的将射杀的信鸽递了上去。

李若遥面色凝重的取下信鸽腿上的密信展开,看了一眼之后,脸色顿时黑了:“这就是你说的内鬼密信?!”

黑衣人不解他为何会动怒,躬身回答道:“内鬼一事,属下已经追查许久,前几日主子在外的时候,还传信让属下多留意城中飞鸽,尤其是从宁王府飞过的,今日这飞鸽虽不知从何处放出,但应当是……”

李若遥看着手中娟秀的字体,闭了闭眼打断了他的话:“说的很好,下次别说了。”

黑衣人顿时闭了嘴。

李若遥扶了额,看了眼他手中被射杀的信鸽,有些头疼的道:“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黑衣人犹豫了一会儿:“主子,那这信鸽……”

李若遥冷眼看他:“怎么?你还想吃了不成?”

黑衣人轻咳了一声:“也不是不行,鸽子挺补的,就是这只瘦了些。”

李若遥简直被气笑了,冷眼看着他道:“瘦了些?”

黑衣人点了点头:“没什么肉,但烤着应该挺香的。”

还烤着香!

李若遥冷笑着道:“不若你拿着这鸽子,去同平阳王郡主商量,看她能不能给你换一只肥一些的来!”

黑衣人一惊,反应了过来。

他呆呆的看着手中死去的信鸽:“这鸽子是……是平阳王郡主放的?”

“对!”

李若遥看着他,冷声道:“不仅如此,这密信上写的还是她性命攸关之事,据我所知,她从平阳王府就只带了这么一只飞鸽。”

既然是用飞鸽,那必然是紧急之事,且又事关平阳王郡主性命。

就一只,还被他杀了……

黑衣人彻底傻了眼:“那现在该怎么办?”

李若遥揉了揉眉间,显然也是头疼:“罢了,鸽子留下,你下去吧。”

听得这话,黑衣人默默松了口气,连忙退下了。

李若遥看着手中密信,长长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朝来福道:“你也退下吧。”

“是。”

李若遥看了看手中的密信,又看了看桌上被射杀的信鸽,深深吸了口气,起身下榻,拿着密信与信鸽消失在了屋内。

因着奔波了几日,实在太累,楚韵清这一觉睡的很沉。

只是睡梦中很不舒服,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脸。

她翻了两次身,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可那东西却依旧在扰人清梦。

她干脆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了起来。

然而刚刚蒙上,被子一把被人扯开了。

楚韵清顿时醒了。

刚睁开眼,就看见李若遥如同一个煞神一般站在床边,英俊的脸看不见是什么表情,手里还握着她的被子。

楚韵清要炸了!

哪怕已经做好打算,要让他对她改观,喜欢她爱上她,非她不娶,也阻挡不了她现在想把他打一顿的心!

楚韵清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刚要开口,李若遥却忽然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有正事,你听我说。”

楚韵清瞪着他,表达自己的愤慨。

他要是今天说不出什么正事来,她立刻就喊非礼,先把他绑到自己这条船上来再说!

李若遥看着她的神色,轻咳了一声,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握着被射杀的信鸽,递到了她面前:“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你放出去的鸽子,被我的人不小心射了下来。”

楚韵清看着面前信鸽,瞪大了眼。

他管这叫小意外?!

“唔唔唔!”

“你先别骂人。”

李若遥捂着她的嘴,低声道:“这事儿确实是个意外,毕竟突然有人在王府放了信鸽,谁也不知,是不是奸细所为,被射杀也是在情理之中。”

楚韵清闻言冷笑:“呵!”

李若遥轻咳了一声:“总而言之,你把我捆了丢海里一次,如今我射杀你信鸽一次,也算是扯平两不相欠。当务之急,是解决你热毒之事,你可还有旁的信鸽?”

楚韵清用眼神示意他松手。

李若遥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别叫嚷,不然咱两一起死!”

楚韵清点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见她同意,李若遥这才慢慢松开了手。

楚韵清得了自由,当即朝他扑了过去,双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压低声音吼道:“啊啊啊啊,你个混蛋,我掐死你!”

她那点力气,对李若遥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他没感受到半点威胁,却只感受到了软香满怀。

微微垂眸,两个饱满翘挺的浑圆,因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着,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它们的样子,以及那软嫩的手感。

李若遥喉结微动,急忙移开目光。

楚韵清掐了半天,见他一点也没受影响,顿时更气了。

她用力的晃着他的脖子,咬牙切齿:“你怎么敢的!我就这么一只鸽子,亲眼看着它飞出了王府!它是鸽王,最擅躲避,若非你一直盯着,根本不可能发现它!”

李若遥被她晃的有些不适,干脆直接揽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扣在了怀里。

盈盈一握的细腰,娇软的身子,甜而不腻的清香,让他喉头不由一紧。

再开口时,已经带了几分暗哑:“你掐我也是无用,事已至此,你该想的是如何解决此事。”

楚韵清被他扣在怀中,挣扎着没好气的道:“如何解决?我就一只鸽子,还被你射杀了!即便马不停蹄的传信回去,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一月有余!热毒一月发作一次,得了方子我还要抓药练成丹药,怎么可能来得及?!”

她在他怀中挣扎扭动,娇软浑圆在他胸膛来回蹭着。

之前泡了许久冷水,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邪火,腾的一下又从小腹升起。

偏偏怀中的人浑然不觉,还在扭动!

李若遥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上了她翘挺的屁股,咬着牙道:“别乱动!”

楚韵清一下子愣住了。

她一直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唯有小时候,太过调皮才被母妃轻轻打过屁股,眼下这人杀了她的鸽子,还敢打她?!

虽然不痛,但也是奇耻大辱!

楚韵清非但没听,反而气的更加胡乱蹭了起来:“我就乱动!你赔我的鸽王,赔我的方子!”

李若遥额头青筋直跳,忍无可忍的一把抓住她,狠狠按向自己。

火热就杵在她的小腹,因为紧紧挨着,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它的硬挺,甚至轮廓。

李若遥暗哑的声音响起:“你再动试试!”

到底是没见识过,楚韵清一下子就僵住了。

看着她的模样,李若遥默默松了口气,正准备放开她,就见她转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几分懵懂和期待的看着他道:“我动了会如何?”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