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坠落的审判》的北大首映映后主持陈铭引发争议?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2
阅读量:
18

电影《坠落的审判》在北大首映上的礼闹剧最终以董强教授的法文中文超级双炫风落下帷幕。

他在最后提问之前,明知道时间有限、时间宝贵,还用法语中文分别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他在整个首映礼上的发言都有问题,但有一点他说对了。在问最后一个问题前,他说“我是法语教授,如果我不用法语来问,我的身份就没法认同了”。

身份认同,是这场闹剧的关键,也是两位男嘉宾肆意卖弄的根源所在。他们都在求证身份认同。

身份认同是现代西方文化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所涉及的核心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何处去?

放到这个闹剧的语境中,两位男士关心的则是:我是爹,我从爹的国度来,我到爹的国度去。

这样,你就能理解为何在一部电影的首映礼上,他们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喧宾夺主,把导演的主场变成自己的主场。因为,他们真正在乎的是:都别说话,听我讲,我是宇宙的中心!

访谈刚开始,主持人陈铭就发表了长达90秒的演讲,而且他不是对着导演提问,他是在对着观众,对着镜头激情演讲。至他说了啥,不重要,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总之,一堆废话。但有一点,很清楚,也很明确,他在装,他在演,他在炫。

当他爹爹不休地把佛祖都要请出来的时候,底下的学生们终于受不了了,大喊“让导演说”、“让导演说”、“让戴老师说”。然后,这位主持人才肯消停会儿。

这场闹剧的重场戏在董教授身上。他一上来,就暴露了自己的男凝和无知。

因为他看到导演第一眼,是夸导演年轻漂亮,还特意强调以为对方是一位年长的女性导演呢。先不说一上来就问候别人年龄容貌有多么冒犯,还暴露他根本没有做功夫去了解这位导演。

电影《坠落的审判》去年夏天就获得了戛纳金棕榈大奖,前不久又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这一年导演茹斯汀·特里耶在各大电影节经常抛头露面,他但凡搜搜资料,也不至于说出如此浅薄无知的话。

当戴锦华老师说,这部电影有意思的是性别倒置,却又没有完全倒置。这对夫妻关系中,好像“女强男弱”,妻子事业更成功,更能赚钱,更理性,丈夫感情隐忍,承担更多家务。

也就是说,丈夫的形象是传统女性的角色,而女性默默承担家务这样的事情已经做了几千年。但是当把男人放置在一个传统女性的角色上时,丈夫才干几年, 就受不了跳楼了。

戴老师觉得这是值得让人深思的一点:在现代家庭结构中,女人和男人所扮演的角色和处境。而且她认为只有女导演的视角,才能如此真实而准确地呈现出这一问题。

戴老师说完,底下掌声如雷。

董强教授感觉自己被忽视了,先酸溜溜地说,“我搞不懂为什么掌声那么热烈,我们男的就不行了呗?”然后,他接着说,他不承认电影里有那么强的男女对立的性别问题,他也不喜欢用性别议题的视角看电影,最后他开始跟底下的学生们说教,如果大家这样看电影,他会很失望。

注意,这位男教授的句式结构:“他不承认……他不喜欢……他很失望……”。

这是典型的“我即宇宙中心”的表达方式。

明明导演在各个地方都表示过这是一部女性主义电影,而且是以自己女性的视角构思、创作出的这样一部作品。结果,董教授听不见,听不见,就是听不见。而且导演发表言论的时候,他在偷偷拍照。

他看不到电影里面男女之间的性别问题以及由此妻子在法庭上被批判的体无完肤。

他却看到了那个孩子,一直强调孩子才是最成功的的角色,孩子才是最应该受到观众的。你以为他是共情孩子,同情心泛滥吗?

不是,他这句潜台词是想让被千夫所指的妻子美美隐身。他想让女性隐身到孩子后面,重新回到默默付出的传统女性的位置上,承担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职责。

这一点,和他之前忽略电影中的性别议题一样,他不承认电影中有性别议题的呈现,不是因为他的视角开阔,是因为他根本看到女性的处境,也不关心女性的处境。

他之所以忽略女性,是因为他骨子里觉得女性不重要,他无法平等的看待女性。

诡异的是这位男教授,他被忽视的时候,他立马能感觉到并表示抗议,他忽视别人的时候,却浑然不觉,还自诩视点开阔,翘着二郎腿飘飘然。写道这里,我很好奇,这位男教授是如何对待他身边的女性的?是否也是一边高谈阔论地谈论着女性主义,一边让妻子承担所有的家务?

最后,他用法语问导演如何看待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妮·埃尔诺,则是纯纯的炫耀他古老的法语。

因为但凡他认真读过安妮·埃尔诺的作品,就不会一上来就否认电影中所呈现的性别议题。

看得出来,他压根不懂女性主义,也根本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是向所有人宣示:我是宇宙的中心。

对于他的种种言论,戴锦华表示无语,她的那一句“你别浪费时间了”真是太酷了。 戴老师的身体语言无时无刻不再传达这样一种信息:坐在我旁边的这位男士,你很垃圾,离我远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