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在体制内只要你不想当副科,那你就是副厅”?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2
阅读量:
24

我一个同事年轻时候,翘了翘尾巴,吃过领导的小连招,我全程旁观了整个过程:

第一步,乌云密布:他逐渐开始听到一些风声,谁谁对他不太满意,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但是这个谁谁和他也没啥关系,不知道为啥这个谁谁就对他不乐意了,现在的他不太高兴。很多人开始对他印象不太好。陆陆续续的有人找我打听他的近况,我以“都挺好”、“他平时人不错”敷衍回去。

第二步,山雨欲来:风声越来越紧,领导们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某些自以为“业务骨干”的家伙们开始不回应他的打招呼,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得罪谁了,或者他自己真的哪里做得不对?谁如此针对他呢?这时候的他在单位已经快臭了。看着他挨闷棍摸着头不知道是谁,我只能沉默,哪个班子成员是推手我很清楚,但是我不可不敢得罪班子成员,这无异于找死。我也暗示了几句,怎奈这小子实在是太年轻,话外话听不懂,脑子是满的,只能听到自己想听的部分,继续强化自己的错误观点。我只好闭嘴。

第三步,图穷匕见:背后推手的分管领导忽然找他谈话,先装模作样询问他最近是否遇到了困难,谈及他的工作态度问题、考勤问题、工作产出问题,开始给他讲《公务员管理法》、《中国共产党处分条例》里面的收拾人的内容。这阶段的他已经完全是个被群起攻之的靶子。我人微言贱,也爱莫能助。

第四步,乾坤挪移:开始有人来接手他的工作内容,逐步瓜分他的全部职责,为赶走他做准备。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全被孤立,和他关系不好的天天阴阳怪气他,和他关系好的比如我,也只能三缄其口、明哲保身,甚至还要保持距离,流水的一把手、铁打的班子成员,我和他不过是朋友,还没到为他两肋插刀的程度。而那些和他本来就不熟的冷眼旁观不表态。

第五步,狂风暴雨:某天他到了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全员外出,负责机关事务的副书记忽然电话联系他,叫他去一趟副书记办公室。和颜悦色的告诉他:他被调岗了/他要去驻村了/他被派去下属单位了,请他半天之内圆润的从自己办公室搬出来,他回到办公室,发现其他同事还没回来,他自己独自收拾自己的各种办公用品。

到他的办公室慰问的,只有几个和他一样年轻的朋友,包括我,同样的年轻心肠软、同样的人微言轻、同样的在整个过程里面保持沉默。

后来的他知道了我们明哲保身,开始疏远我们,好像我们没有为他去组织那边抗议是我们的错误一样,他并不知道:

任何单位里面,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收拾的时候,那些没有踩上一脚的人,已经很够朋友了。

他绝对是个不想当副科的人,但是他享受副厅的地位了吗?我认为没有。

一个编制内人员,每天八小时睡觉,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工作。他工作的四十年里,有超过1/3的时间在单位里面度过,在领导们的管理下度过。

领导懒得踩你,不代表你惹怒他,他不敢踩你,这是两个概念。

你可以不怕领导,但是领导绝对不怕你。

整你的人,可以全程不出现,甚至可以假装在帮你。

体制内三十年四十年的工作生涯,前路漫漫,小心为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