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只强大的病娇兽人盯上了是什么体验?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2
阅读量:
67

我和妹妹同时选灵兽。


妹妹抢走了血统纯正,高洁平和的白虎少主,将血统斑驳,性情暴烈的野生玄蛟留给了我。


谁知白虎晋升之时堕落,恶虎噬主,妹妹容貌尽毁,修为尽废。


而玄蛟却蜕变为龙,一举晋升神兽,我享无限风光。


我去看望妹妹,她疯了,灵核自爆带走了我。


再醒来,回到了选兽人之时,妹妹抢先抱走了玄蛟。


她冷笑着看我,「废物白虎就留给你吧,也该你尝尝毁容无能的滋味了。」


我笑了,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抢夺资源,安抚灵海的日子不香吗。


我将脸埋入白虎的腹部。


粗硬的蛟尾缠上我的小腿,「宝贝,你要去找谁?」


1


妹妹迫不及待选中玄蛟时,我就知道,她也重生了。


两个盈润的光球放置在特殊的装置上,一明一暗,代表着白虎与玄蛟。


前世,妹妹想也不想的就选中了白虎,将玄蛟留给了我。


她掩唇笑道,得意地看我,「姐姐,玄蛟与你生活的时间长,只怕早就生了情谊,我就不夺你所爱。」


「这白虎吗?自该是我的。」


现在,她贪婪的抱着玄蛟,却偏偏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孔融四岁让梨,这白虎一族上主还是配姐姐的好。」


「玉儿!」母亲惊道。


她向来偏心妹妹。


我天资优秀,性情敦厚,是契约玄蛟的不二人选,三年前就应该定下契约。


但是妹妹不同意,她生怕我抢走了这个唯一一只高阶灵兽,让她落了下风,撒泼打滚不愿意让我签订契约。


母亲宠着他,默认着拖了我三年。


这只白虎,就是母亲为他求来的。


母亲怎么也想不通,一向要压我一头的妹妹,会主动选择生性暴烈,血统斑驳的玄蛟。


「玄蛟天资虽高,可是血统斑驳,容易误入歧途,玉儿你可以好好想想?白虎血统纯正,生性高洁,更适合你!」


字字珠玑,每一句话中都包含了母亲对女儿的爱。


我看着母亲殷切的询问妹妹,完全忘记了我也是她的女儿。


妹妹坚定地摇头,「我就一定要玄蛟了。」


她俯在母亲的耳边,轻轻的嘀咕了几句。


母亲无奈的叹气,慈爱的看着女儿,「算了,娘给你担着。」


妹妹撒娇似的拉了拉母亲的手。


我站在旁边看着,像是一个小丑。


母亲爱怜的看了他一眼,又恢复成一家之主冷若冰霜的模样,「青儿,上来,妹妹为你考虑,选择了玄蛟。那你自然应该做出些让步。」


「便划分三成份例给妹妹养灵兽吧,也算是你的补偿。」


前世,我拿到了玄蛟,从来没有人说要补偿给我三成。


我抬头望去,妹妹得意的朝我笑。


她有母亲的宠爱,可以随时动用母亲的私库,为什么还要盯上我那三成份例呢?


「抱歉,我不愿意。」我拒绝。


「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母亲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白虎族什么没有?还看得上我们这么点份例!」


我就知道,我从来没有拒绝的权利。


2


上一世,也是这样。


她毫不犹豫的抱走了白虎,将玄蛟留给了我。


白虎血统纯正,灵台清明,难生心魔,原本是飞升的不二人选。


而玄蛟血统斑驳,性情偏执暴躁,嗜血残忍,容易走牛角尖。


所有人都等着白虎晋升,等着玄蛟堕落。


哪知道,白虎晋升之时却心魔缠身,不幸坠亡,发狂之下,毁了妹妹的容貌灵海,她再也不能契约灵兽。


玄蛟却一飞冲天,成了九州大陆唯一的神兽。


母亲让我把神兽给妹妹,借着神兽的力量修复她的灵台。


我明确拒绝,不知怎么的被妹妹听到。


妹妹怀恨在心,趁着我探望她之际,直接自爆带走了我。


她疯了一般冲上来,「你这个贱人,凭什么享受风光日子!」


「神兽应该是我的!」


「你只能捡我不要的东西。」


现在好了,重生一回,她直接抱走了玄蛟。


她凑近看着我,恶毒又带着得意,「你就供养这个废物的白虎吧。」


「我等着你毁容无能的那一天。」


我假装不解的看着他,心里却冷笑,玄蛟的灵海狂躁又斑驳,前世我花了多少心思才安抚下来。


不必冒着变傻子风险日日梳理灵海的日子不好吗?


玄蛟大概也会喜欢妹妹的。


这样也不用处处嫌弃我温吞,拖了他的后腿。


3


我抱着白虎回到自己的房间。


灵胎褪去,一只通体雪白、手臂大小的小白虎出现在床榻上。


「嗷~」白虎轻轻叫了一声,好奇的转了个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又把目光落在我的脸上。


他轻巧地跳到我身边。


苍蓝色的眼眸中满满是我的倒影。


「你就是吾的兽主。」


情绪稳定的小猫咪实在是太可爱了!


要是玄蛟肯定是早就咬上来了。


我疯狂的抱着白虎,脸埋在他的肚子里蹭了又蹭。


白虎两只粉嫩的肉垫拍在我的脸上,想推又使不上力气,想伸爪子又不敢,只能被动的被我蹂躏。


「放开吾!放开吾!」


长满毛毛的虎脸上依稀能看到一丝娇羞和惊恐。


果然好乖。


「轰——」


窗外地动山摇,扑簌簌的屋檐落下灰来。


门外很热闹。


「少主和玄蛟打起来了!」


少主是我妹妹。


我向窗外看去,玄蛟的异火蔓延到山野,照的半边天光通红。


打起来了?


我抱着白虎去看热闹,谁都知道玄蛟性格暴躁,却没想到她暴躁到这种地步。


白虎嗷呜一声,冰蓝的屏障展开在身边,消解了异火带来的灼热感。


妹妹跪在满地的废墟狼藉中,脸上全是灰痕。


她愤恨的盯着看着我,「你也配来看我笑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