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亲戚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1
阅读量:
9

前脚我爸去世,后脚我小姑起诉我,她女儿同时让我送给她一套房,这算吗。

事是这样的。

我爷爷奶奶一辈子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养娃四个,有房一套。

四个孩子,我爸是老大,下头仨妹妹。

头三个儿女都算生活顺利,双职工,家庭稳定,子女稳稳当当的上学就业。

只有我小姑不走寻常路,三结三离,无业无房,带俩闺女,仨人一起啃老,后来连俩闺女都想办法就业了,她还啃着。

本来可以形成一个稳定的模式,默认她花用我爷爷奶奶的退休金照顾二老,她继承这套房,毕竟哥姐几家都有自己的房,都有稳定的工作,可以不和她争。

可她不满意啊。

我爷爷突发心梗去世无遗嘱,我奶奶骨折卧床无行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

她把我奶奶从家里赶出来了。

那是亲妈啊,刚骨折,就打电话给我们三家,通知她管不了了,没能力,让我们管。

医院都没给送啊,骨折一天了在家硬挺着,我们三家去了才给打电话叫的救护车抬去医院。

之后就不露面了,不探望,不出钱,并且要求三个哥姐把老太太从家里接走,她照顾不了。

行吧。我们三家接出来了。

伺候了三年,我奶奶从完全卧床不能翻身,到坐着轮椅能行动,到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能走。

这三年,我小姑几乎是不闻不问,牛奶都没拎一箱来看看亲妈。

后来还是老太太提出来说,想回家,自己已经三年没回去那个家了,不知道造成什么样了。

我们三家联系我小姑,通知她老太太要回家。

我小姑推脱许久后终于把亲妈接回去照顾了半年。

这半年饭都不怎么给做,老太太八十几了拄着拐站在灶台前面炒白菜吃,要不然就吃其他儿女送来的速冻食品。

我小姑干了个啥事呢。

一是花着老太太的退休金让老太太吃她经营的安利蛋白粉。

对,安利是我小姑比较能拿得出手的“就业”之一了,什么完美,玫琳凯,国珍松花粉,市面上听说过的没听过的各种各样的传销,从化妆品到远红外磁疗床我小姑全经营过,当然最终买单的是我奶奶。

二是我小姑让我奶奶写了个遗嘱:身后财产连抚恤金独归她一人,其他儿女一文不得并承担全部丧葬费用。

我奶奶迫于无奈写了,不写,她在自己家没饭吃。

其实写完以后也没饭吃,我小姑拿了遗嘱以后呢,又一次把她从自己的房子里赶出来了。

得,我们三家又接回去。

这一接就是七年。连上前面骨折那三年,一共十年整。

这十年里我小姑住着亲妈的房子,花着亲妈的工资和医保,看望我奶奶的次数一个手指头数得过来。我们三家掏着医院的花销承担着老人的吃喝拉撒。

我爸是大哥,一句话就是就当世界上没这个小妹妹,亲妈咱们三家养吧。

后来我奶奶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悄悄告诉我爸,当时我小姑逼着她立过遗嘱。

然后拉着我爸和另两个姑姑,去把遗嘱给改了,新遗嘱里所有身后财产四个儿女平分,人均一份。

老太太当时在公证处,边哭边跟公证员说,同志对不起麻烦你们了,我头一个遗嘱留错了,我得改,我小闺女不是个东西,我不能全给她了,她是盼我死。

21年我奶奶去世了,毫无疑问,我们发送的。老太太没留下钱——工资折子一直在我小姑手里,每个月花的干干净净,历次抢救我们三家掏的钱。

我另两个姑姑就问我爸,老太太没了,那套房咋办?

我爸说,咱们三家也不缺四分之一套房——小妹妹确实不像话,可妈尸骨未寒,不能这就把她赶街上住去吧?

这事就搁下了。

我奶奶生前的单位通知我们去领丧葬费和抚恤金,加起来二十几万,前提是四个子女达成一个共同认可的分配方案。

都快成仇人了,这他妈上哪去达成。也搁下了。

一年后我爸突发心脏病去世,跟我爷爷一样,没留下一句话。

办丧事的时候我给我小姑的俩女儿打了个电话。因为父母辈纠纷,这些年我们几乎没来往了,但丧事总得通知到。

我爸的后事我小姑没露面。两个女儿来了,饭桌上互相碰了碰杯。

又过了一个月,就一个月。

我接到了法院的传票,我小姑起诉我们三家。

说我们虐待软禁我奶奶,企图霸占仅有的遗产房屋,要求我们把全部房产,连我奶奶身后的全部丧葬费抚恤金都归还给她,一分不能少。

天地良心。

泥人也有土性啊。

法院主持调解,调解那天是我爸的五七。

调解在十分钟内谈崩,我小姑不接受“她全要”之外的任何方案。

行,咱们法院见吧。

又过了两个星期,我小姑的小女儿给我打了个电话。

要我奶奶那套房子的房本。

那套房子的房本还登着我爷爷的名字——老爷子去世多年来再也没改过。我奶奶被迫立下遗嘱之后,知道她这个最偏疼的小闺女不是个东西,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悄悄把房本带走了。她跟我爸说,这房子是老两口一辈子的唯一财产,就这一个念想,不把房本带出来,她小女儿非把房抵押卖了不可。

老太太一辈子偏心糊涂,这是难得的清醒了一次。

这次我小姑的小女儿给我打电话,张口要这房本。

因为我小姑没房。她两个女儿也没房,她们一家的户口就落在这房本所在地。

我小姑的两个女儿,婚姻也都不顺利。大女儿结婚离婚。小女儿结离之外,还多了个儿子。

这个小朋友的户口也落在这套房。现在小朋友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因为父母,祖父母都无房,想用曾祖父母的房本,上这里的学校。

所以我小姑的小女儿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把房本拿过去,配合她儿子办入学手续。

我当时正在开车,电话里听得一愣一愣的,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发生了我不能理解的东西。

我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问,你是要我配合你把房本拿过去让你儿子入学?

她说对。

我说你知道你妈打算谋这套房,已经把我们三家起诉了吗?

她说知道。

我说那你还能跟我开这个口?你怎么好意思的?

她理直气壮的说:那是我妈和你们之间的事,我现在说的是我儿子上学的事啊。这不相干啊?总不能因为我妈起诉你们,就影响我儿子上学吧?

我每个字都听懂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交流的余地了。

就完全不在一个逻辑里。

她说,我儿子总要上学的吧?不能影响我儿子接受义务教育吧?这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利,你们难道要违法?

我说看在这三十来年咱们姐妹情谊上,你最好赶紧咨询一下教育局和学校,问问如果我就是不给你这房本,你这儿子上哪读书去。

她非常困惑且错愕的问我,你凭什么不给我?你怎么能不给我?

我说上法院告我去吧!告赢了我给你!生下儿子没学区房找我负责来了?回家找你妈去!

我把电话挂了继续开车。

后来她在微信上威胁我说她命不值钱,谁阻挠她儿子上学她绝不放过谁。

我没理她。微信没回,到现在也不知道人家拉黑我没有。

这事像不像段子?可惜不是。

因为太没逻辑太反三观,所以才是真的。编不成这样。

官司继续打。

23年三月我爸去世,我们三家被起诉。四月法院调解失败,八月开庭。

我那法盲的小姑直到开了一次庭才知道自己毫无胜算。

她慌了,她明白过来如果按着我奶奶的遗嘱判,真正没房子的那个人会是她自己。

她撤诉了。

她想苟下去,她寄希望于我们三家继续忍让她,继续当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容忍她住在老太太留下的仅有的这套房子里。

可你惹到我了。

从我爸尸骨未寒就被抹黑泼脏水,从我一边带着孝一边当着法院的被告,她女儿还能腆着脸打来电话让我配合办入学。

我经受过的这一切,凭什么放过你?

从我小姑撤诉以后,我们三家联合起来,把她起诉了。

不是要分家吗?来啊!分!

我们提交了新的遗嘱,以及大量的赡养证据。

不调解了,咱掰扯到底。

又打了半年的官司,前几天判决书下来了。

房产,丧葬费,抚恤金,全部平分四份,四个儿女人各一份,人均25%。

还没完,至少在我这没完。下一步我会寻求法拍,以三家的房产份额优势,联合把这套房卖掉。

我就是不会留给她。我不关心她和俩闺女会不会因为无房而流落街头——那是我爸才会介意的事情,可她们那样对待我爸。我不是圣母,我宁可心疼我自己的爸爸。

我也不关心她的外孙怎么上学。那不是我的孩子。我本来对那孩子有同情的,在我和我小姑的女儿还互有来往的时候,我还给那孩子买过礼物,当时还很小,多年不见了,现在应该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吧。

有时候我会想起我小的时候。我们几家的孩子都曾在那栋老房子里长大,我和他妈妈曾经是很亲近的姑舅姐妹,我们也曾经是那个年纪的一起疯玩的小孩子。再往前几十年,我爸爸和他的外祖母,也曾经共同是爸妈庇护下的小孩子。

行文至此,万般唏嘘。

可是已经是这样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父母因儿孙报。

小孩子可能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是一个要保护自己的亲人不容别人欺负的大人了。

————————分割线——————————

看大家好像对我们家的破事还挺感兴趣,展开多说几句。

1.我奶奶的工资折子,在最后的几年里其实挂失拿回来了,因为老太太开销大,一身的基础病,高血压糖尿病什么都有,十年里每年稳定住院一两回,一住院就五位数,外加后来脑梗过,丧失了一部分行动能力,医保卡没在手里,所有的药都得我们几家自费掏全价。治脑梗后遗症的那个丁苯酞,60多一盒吃几天就没了,都是二十盒一买,还有常年的胰岛素,降压药,保健品,我们几家说到底都是工薪阶层,年长日久的压力也大。

有一年她住院,大家感觉扛不住了,我爸一咬牙,挂失把折子拿回来了。

拿回来的时候折子上就几块钱。当月刚发的工资花得干干净净的。

而且——关键是这个而且,老太太哭了。她哭她那个苦命的小闺女哟,这没有妈的工资了今后怎么过日子呢?

我爸没辙了,说那按月打钱给她还不成吗?

老太太一个月退休金不到四千,一个月药钱就得一两千。为了让老太太宽心,四千块钱留出买药钱,剩下的两千五,按月打给我小姑。

绝不绝?三个大孝子,下天大决心,费天大力气,挂失一回折子,就省下个药钱。

2.关于我奶奶两次被赶出自己家。

第一次是我奶奶股骨头骨折卧床,我小姑不照顾。

我爸带头给我小姑说好话,觉得我小姑有难处——她一天到晚也得出去跑。我们这几家尚且有个人手轮换,她出门了谁照顾老太太呢?那可是个身都翻不了的病人啊。

但是后来三年过去,我奶奶自理能力都恢复一大半了,闹腾着要回自己家了。

我小姑说,我在家开工作室呢,你回来影响我生意啊。

我爸说那是咱妈的家!你还不让老太太回自己家了?

勉强回去了。没过半年,老太太躲在邻居家偷偷给我爸打电话:你们快来,这家我没法呆了,成天打骂我,赶紧救我出去。

我爸说你收拾好东西,我就来接你。

老太太在出门前最后一刻,干了个让我这辈子想起来都叫绝的事。

她把自己手上的金戒指撸下来给了小女儿,然后眼泪汪汪的跟着我爸走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爸把她强行劫走了呢。

这件事最终成为了我小姑起诉书里,我们软禁我奶奶谋财的“铁证”,不知道我爸泉下有知怎么想。

断交是从那开始断的。后来的仅有的见面机会,都是在共同亲戚的婚礼上这样子,以及我小姑的俩闺女,到过年的时候能短暂来看望一两个小时。

可能十年加起来她们一共没聚了24小时。

哦,倒是有一次,我这位小姑非年非节的主动找上门来了。

那时候我爸确诊了癌症,住院了,还有不到四十八小时就上手术台,我小姑发来个短信。

你们以为是慰问?想多了。

借钱来了。

她这么多年没有社保,自己不交,嫌社保是白费钱。两个姐姐以前按月给她打钱让她交,她把钱全霍霍了。到快能领社保金的年限了,她发现她领不了——得补缴一大笔钱呢。

张口跟我爸借八万,要补缴最高一档。

我爸说你放屁吧,说不定两天后你就没我这个大哥了,那钱你能还?

我小姑连哭带闹,装可怜,痛说自己无家无业无依无靠。

我爸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妈受不了了,主动跟我爸说,咱们借给她吧,你别气了,咱们买个安生。

最后赶在手术前硬是借了四万,好像是这个数。啥也不为,就买我爸一个上手术台之前不糟心。

手术之后我小姑又他妈人间蒸发了。

这钱最后还是回来了,怎么回来的呢——等老太太那个折子挂失了以后,我爸也硬气了一回,一个月四千块钱工资,药钱一千多,我爸自己扣个千把,剩下的钱给我小姑打过去。

等同于老太太用自己的工资替我小姑还了几十个月的债。

亏得老太太寿数长,不然这钱就等于我家白送我小姑了。

手术做完了我爸躺在病床上说,真是情分尽了。

我还得开解他,怕什么啊,你是债主,走遍天下也是你有理。

有理有什么用呢,要是能讲理,兄妹几个到不了今天啊。

回头有空我再讲讲我们家其他亲戚吧,实不相瞒,还有一大把奇行种呢,千里之外打电话给我家提出的需求包括且不限于:帮他们找丢了的马,失踪的孙子,起诉当地法院,拿房子抵押给工厂贷款,搭救打架被拘留的远亲,以及给潜逃的抢劫犯办二代身份证……那叫一个五花八门精彩纷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