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意中发现过别人的啥秘密?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1
阅读量:
29

我撞见嫂子和村里的光棍偷情,

就躲在菜地里,两个人脱的精光。

我举起锄头要打,光棍立马跑了。

嫂子慌忙穿上衣服,

“这事可千万不能跟你哥说,

只要帮嫂子保密,你想做什么,

嫂子都答应你...”

1.

村里人都叫我二傻子,

因为我上学的时候考试经常拿鸭蛋。

但我知道自己并不傻,只不过是讨厌上学而已。

长大后,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农民,

并且用一头牛、两只猪、十几袋米的代价娶回了一个老婆。

不过说心里话,我对这个老婆并不满意。

她满脸横肉、膀大腰圆,还经常对我发脾气。

但村里人都觉得,我这个二傻子能够娶到老婆就不错了,

村里还有个大傻子,30多岁了,现在还是光棍呢。

这天,我刚吃完晚饭,才在炕上躺了一会儿,

家里的母老虎又冲我发起脾气来。

“这才几点你就躺下了?

地里的活不用干吗?”

我为自己辩解了一句:“太阳都快落山了,

哪有人现在去地里干活?”

母老虎见我还敢顶嘴,随手捡了一根竹条,便往我身上抽。

“我看你是骨头又痒了吧,还叫不动了!

菜地里的杂草都长得比菜还高了,

你再给我躺着试试?”

母老虎说话之间,已经在我身上连着抽了好几下。

我赶紧一个翻身从炕上滚了下来。

“行,我去,

我去还不行吗?”

我随便扛了一把锄头,赶紧从虎口逃脱出来。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夕阳已经落到山顶,

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天黑。

我反倒更加不慌不忙地走在田埂上,

反正等我到了菜地,也肯定干不了活了。

我们家的菜地离住的地方有点距离,

在前面那座山的山脚,当年是我跟我哥一起开垦的。

如今,也只有我们两家的菜地在那里。

大约10分钟后,我终于悠哉悠哉地来到了菜地旁。

低头看了一下种的大白菜,哪有母老虎说的那么夸张,

不过就长了一点杂草而已。

就在我准备抡起锄头做做样子交差的时候,

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的动静,似乎还有菜叶子在轻微摇摆。

我心里有点纳闷,难道菜地里进野猪了?

我悄悄握紧手上的锄头,慢慢朝着前方的动静走去。

那一块菜地是我哥家的,因为菜叶长得又高又大,

所以从远处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不论是野猪还是獐子,

我都自信有把握能够一锄头把它敲晕!

顺便带回去尝尝野味,也是不错的!

渐渐地,我离那一块动静处越来越近了,

可耳边似乎传来了喘息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像是什么野兽发出的。

我抡起锄头,快步走上前去,

正要一锄头往下砸,

但眼前的一幕让我惊掉了下巴!

2.

哪里有什么野猪或章子,明明就是一对男女。

他们一上一下躺在了菜地里。女的衣服都被撩上去,

露出了一对活蹦乱跳的大白兔。

男的正在一边用手摸索,一边迫不及待地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我突然抡着锄头出现,显然把这对狗男女吓了一跳。

借着夕阳的余晖,我终于看清楚,

男的是村子里的光棍,外号叫做狗蛋,

而躺在地上的女人居然就是我的嫂子。

狗蛋以为我要用锄头砸他,吓得连滚带跑,

连裤腰带都没来得及系上。

我扛着锄头还要追上去,

嫂子却突然扯住了我的一只脚央求,“别打他。”

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气愤。

这个狗蛋在村子里的名声本来就不好,

听说经常在三更半夜偷偷摸进寡妇家里。

现在居然找到我嫂子头上来了?

可我嫂子可不是寡妇,我哥只是在城里打工而已,

每年还是要回家的。

“嫂子别怕,狗蛋要是敢欺负你,我就砸死他!”

我手上抡起的锄头仍然没有放下。

嫂子这会儿才终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砸死他,你可是要坐牢的,

你可别犯傻。”

我冷静一想,觉得嫂子说得也对。

“明儿我就跟哥打电话,叫他回来,

看他怎么收拾狗蛋。”

毕竟这是我哥家里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让他自己来处理比较好。

嫂子却突然用手掌捂住了我的嘴,

“小叔子,这事你可千万不能跟你哥说,

帮我保密,成吗?”

这会儿嫂子终于把身上的衣服穿好了。

见我仍然没有答应下来,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

如果你能帮嫂子保密,你想要做什么,

嫂子都答应你...”

3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嫂子说的那句话。

特别是当她说这话的时候,白嫩的脸蛋上飞起两团红晕,

我觉得特别好看。

我把锄头放在门口,刚一脚迈进家门,

便听到母老虎对我咆哮:“这么快就回来了?菜地除好草了吗?”

我随口回答:“天太黑了,看不清楚。”

母老虎再次动手了,用两根手指狠狠揪了一下我的耳朵。

“真是个傻子,这么点屁事也干不了!

我当初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

“想当年,我还是黄花大闺女,

家里的门槛都快被提亲的人给踏破了。

可我怎么偏偏就选了你这样一个二傻子?”

这样的话,我已经听母老虎说过很多遍了,

但我肯定是不信的。

虽然没娶她之前,母老虎要比现在瘦一点,

但也足足150多斤。

我还记得迎亲时,轿夫把她往我家抬的时候,

半路上有人还问了一句,“这是把送过去的猪又拉回来了吗?”

对于母老虎的数落,我充耳不闻,

眼前却不断浮现出刚才嫂子在菜地里的样子。

相比起家里的母老虎,嫂子简直漂亮得就像一个仙女,

不仅长得水灵,连身材也是纤细婀娜,

估计两个她才能抵得上我家的母老虎。

洗完澡之后,我便躺在炕上准备休息。

母老虎背对着我,高耸的身躯就像一座山峰。

我闭上眼睛,把她想象成了躺在菜地里的嫂子,

手掌慢慢伸了过去。

才刚刚碰到母老虎的裤衩,她便猛的拍了一下我的手背,

“正事不干,成天就想这个?”

我其实对家里的母老虎没什么兴趣,

只不过是在菜地里受到刺激了。

现在的确有一点冲动。

“不就是一点杂草吗,我明天去除了就是了。”

手掌再要往前摸时,母老虎这回没打我的手背,

而是转身一巴掌扇在我脸上。

力气之大,让我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差不多得了,别给脸不要脸!”

这一下,我的兴致一下子就没了,

有些生气地嚷了一句:“好,你别怪我去找别的女人。”

母老虎几乎是哈哈大笑起来,满脸都是看不起我的表情。

“就凭你,你以为你是你哥吗?

你哥在大城市里打工,每年都能赚好几万块钱回来。

我看村里的那些年轻姑娘,每次见到你哥回家,眼睛里都能冒火。

而你呢,一个二傻子,又有哪个姑娘会多看你一眼?”

面对她的嘲笑,我像以前一样选择了沉默。

的确,家里的两兄弟,我哥比我优秀太多了。

他不仅仅是村子里的第一个大专生,

而且还能够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每个月都能赚到好几千块钱。

所以每当过年的时候,我哥从外面回来,

手上总是提满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村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我哥就是这一片大山里最有出息的人。

正因如此,他才能够娶到十里八乡最有名的美人儿。

而相比之下,我和我哥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我哥娶的是仙女,而我娶的是母老虎。

可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

我现在有了嫂子的秘密,

而且她答应我只要不告诉我哥,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第一次在母老虎面前硬气了,“你可别后悔!”

说完这句话,我便背过身睡去了。

憋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我扛着锄头准备去菜地。

才刚走出院门,便碰到了嫂子。

她走在前面,端着一大盆衣服正要往溪边走去。

我看到嫂子把两只裤脚挽起来,露出了一双纤细白嫩的小腿,

屁股也像水蛇一样一扭一摆。

想起昨晚母老虎说的话,我快步走上前去。

嫂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看到是我,

笑着说了句:“小叔子,又去菜地?”

只不过菜地这两个字一出口,嫂子又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

我低声在嫂子耳边问了一句:“你昨天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嫂子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接着默默点头作为回应。

之后,她便快步朝着通往溪边的小路走去了。

我又是紧张又是兴奋,都不知怎的就来到了自己的菜地旁。

刚要抡起锄头锄草,可嫂子那一双白玉萝卜似的小腿,总在我面前晃荡,

搞得我不小心把一颗大白菜都给除掉了。

终于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才把菜地里的杂草清除干净。

用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我扛着锄头回家。

经过我哥的院子时,我看到嫂子正在晾衣服。

我故意走近她,闻到嫂子身上有一股如沐春风的香味,

这是母老虎身上绝对不会有的。

晾出来的衣服挡住了我和嫂子的上半身,嫂子回过头,

有些放荡地对我媚眼一笑,

“今晚,来?”

我的呼吸立马变得沉重,

坚定地吐出一个字,“好!”

4.

在家吃完午饭,下午我本来没心思干活,

可家里的母老虎一看我休息就不顺眼。

我只好装模作样地拿起一根扁担出门了。

沿着田埂走了一段路,我发现村里的光棍狗蛋正坐在小路旁抽烟。

见我来了,他脸上还是露出害怕的表情。

我把扁担放在一旁,开口说道:“放心,我不打你。”

狗蛋终于转忧为喜,帮忙拿出一根烟递给我。

“二哥,来抽烟。”

这狗蛋见风使舵还真够快的,以前还叫我二傻子呢。

我接过烟叼在嘴里,狗蛋帮我点了火,

悄声说道:“二哥,昨天那件事,

你就当没看到,成吗?”

我看他的表情,应该还不知道嫂子已经向我妥协了。

便故意沉着脸回了一句:“当然不行,这事我肯定要告诉我哥。

等他回来,看不打断你的狗腿……”

还没等我说完,狗蛋立马堵住了我的嘴。

“二...二哥,这事除了我们仨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你,你就放我一马行吗?”

听我提到我哥,狗蛋吓得一阵哆嗦。

看到我还没有回答,狗蛋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

“二哥,这些钱都给你,

算我求求你了!”

我接过钱,在手掌中摊开,

对狗蛋使了一个眼色,“还有吗?”

狗蛋又在自己全身上下搜寻起来,

直到把身上所有的钱掏得一分都不剩。

这一次趁火打劫,我收获颇丰,

连一毛的硬币都从狗蛋身上收刮干净了。

见我终于收下了钱,脸色也好转了不少,

狗蛋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其实不瞒你说,我本来也不敢勾搭你嫂子,

可她总是冲着我抛媚眼,我也是实在忍不住了。”

我心里默默想着,要怪只能怪哥离开家的时间太长,

让村里的光棍占了这个便宜。

“不过话说回来,你嫂子那滋味可真的是……”

狗蛋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

我来了点兴致,追问道:“怎么个滋味?”

狗蛋吧唧了一下嘴,像是刚刚吃完一块美味的豆腐。

“咱们村的孙寡妇你知道吧?那脸蛋身段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有一次晚上偷偷摸摸钻进她家里,你猜怎么着?

孙寡妇只会躺在床上像一条死鱼一样,

可你嫂子就不同了,那花样,

嘿嘿……”

见狗蛋说的眉飞色舞,我心里也是越来越期待,

嫂子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来?

不过狗蛋还没来得及细说,他却突然话锋一转。

“只可惜的是,她是你的亲嫂子,

这滋味恐怕你是无福消受了。”

我嘴角微微一笑:“那可不见得。”

狗蛋的眼珠子差点蹦出来,“怎么,你就不怕你哥?

你们家不都是你哥说了算吗?”

在这个村子里,大家都知道我哥比我有出息多了,

所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哥拿主意,就连我爹妈都听他的。

所以在分家的时候,我哥分走了家里最好的山林和田地,

而且在爹妈的帮助下,建起了村里第一座砖瓦房,

而我家到现在还是木屋。

其实爹妈的心思我也看出来了,

把好东西留给我哥,以后他能有能力照顾他们。

而我这个二傻子,爹妈哪能指望得上?

嘴上的烟抽完了,我随手丢进了旁边的小溪。

“随便说说而已,我哪有那胆子。”

5.

终于挨到了晚上,

我吃完晚饭后赶紧洗了一个澡。

母老虎一脸鄙夷地看着我:“没什么本事,还穷讲究,

一整天啥活没干,洗什么澡?”

我没有理她,把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洗了个干净,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出门了。

母老虎却在我背后吼了一句:“缸里的水都被你用光了,

还不去挑几桶水回来!”

外面的天色早已全黑,借着月光,

我悄悄走到了不远处嫂子家里。

轻轻一推正屋的门,果然只是虚掩着。

我心中一阵窃喜,进去之后,赶紧又将身后的房门关上。

里面没有开灯,不过有月光从窗口洒进来。

我稍微辨认了一下,发现嫂子正坐在里屋床头,

身上只穿着一件红肚兜。

看到我来了,

她冲我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勾了勾。

嘴上娇滴滴的说着,

“快来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