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钗黛的海棠诗孰优孰劣?

发布时间:
2024-03-29 10:33
阅读量:
6

海棠诗评冠首这一回作者很狡猾。之所以钗黛海棠孰优孰劣一直争论不休,就是因为作者没有非常明显地下定义。

作者是怎么狡猾的呢?宝钗的咏海棠诗,被信奉修身养性为正道的李纨和探春共同推举,且李纨设定是不擅作擅看,赋予了一定的权威属性;黛玉的咏海棠诗,虽然票分略输一筹,但是她得票其实应该是最多的。

“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这句很微妙。这个“众人”的范围我个人认为,应该是迎春、惜春、宝玉乃至包括宝钗在内。甚至在书外,批语也是爱黛玉的多一点,认为“林史傲秋闺”,推崇的是黛湘的咏海棠。

所以,我觉得作者自己也很难评断这一回孰优孰劣。宝钗不用技法,重于格局;黛玉虽然立意落俗,但是技法情思胜众。所以他故意玩了个花样,湘云特意安排她岔开避开评冠的锋芒;然后先取宝钗的为冠,因为宝钗的诗自写身份,格局上就远超常见的抒发愁思主题一大截,别人还在“芳心一点娇无力”,“晓风不散愁千点”,“秋闺怨女拭啼痕”,宝钗已经到了“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的境界。

宝钗不屑用技法,而不是不能用技法。她每每作诗,眼光都是要高于众人一格的。这也是为什么权威代表李纨的评价是【若论风流别致,自是(黛玉)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芜】,因为风流别致太多见了,黛玉是在风流别致的赛道做到了极致;含蓄浑厚赛道却鲜有人至。所以在擅看的李纨的眼光去看,同样是好诗,宝钗的为优。

但是在风流别致赛道当第一,也不代表这是一件很简单很俗的事情。反而这种赛道因为人多,黛玉文采出众才更显可贵。“碾冰为土玉为盆”一句,把十分接地气的土和盆字的俗味一洗而净。“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能用这种略带负面性质的词,比出了正向情感,让海棠以梨花和梅花作衬赋予了其高洁意义,怎么能让人不拍案叫绝?

我个人不太赞同偷和借落了下乘这种说法。我认为正是这两个词才是黛玉的灵动所在,偷和借反衬了梨花的洁白与梅花的孤高,借了梨、梅的传统意象褒扬白海棠。她敢于用这种负面的词语去传达正向的情感,换做钗探湘都是不能想到的,这正如曹雪芹对她的小性毫不避讳放笔而写,却依然难掩他的欣赏喜爱一样。每个角色写诗的方法同时也是作者写角色的方法。

所以喜欢宝钗的风格认为宝钗的好,喜欢黛玉的风格认为黛玉的好,只不过是各花入各眼罢了。毕竟曹雪芹都给了读者解读的空间,从宝玉坚称黛玉的更好的角度入手 倒是很符合曹雪芹端水的本意;只要不搞出那种“李纨迂腐老封建推举宝钗,更说明宝钗是一个世俗的人”“李纨偏私严重不值得信服”的言论来否定宝钗,强行说曹雪芹这是明褒实贬,那讨论讨论钗黛的咏海棠还是很有意思的。

至于我本人作为读者,在诗才上我更喜欢黛玉的咏海棠,单独对比咏海棠的话,黛玉最出色的一句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显然是要压过宝钗最出色的一句“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的;但是结合全文,我觉得宝钗的更难能可贵。如果读者不结合宝钗前80回所有作诗相关情节来看,是很难体会到宝钗的咏海棠妙在何处的。

珍重芳姿,是宝钗冰山表面,随分从时。

淡极始知花更艳,是作者对后面宝钗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群芳之冠身份作的自解。越是写宝钗淡淡然,令人看宝钗如坠云雾,那宝钗一点感情的波动对于读者就越是动人。

愁多焉得玉无痕,是对林黛玉顾影自怜的不认可,也是一种对黛玉的劝解——愁思太多,焉能不受心伤呢?颇有曹雪芹给林黛玉定评“莫怨东风当自嗟”的感觉。更是为后面解疑癖、金兰契埋下了伏笔。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这是对书里乃至书外怀疑她真心的人的自白,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不管是宝玉黛玉还是书外一干阴谋论对她的误解,都不值得她为此黯然,她自己内心的澄明不需要向任何人剖白。

更要结合宝钗所有诗句,会发现她总是喜欢特立独行。

在螃蟹诗出题的时候,她不喜限韵,认为【分明有好诗,何苦为韵所缚……原为大家偶得了好句取乐,并不为此而难人】,对作诗有自己独特的见地,一反世人常态,摒弃限韵的固化思维。借螃蟹讽刺世浊,“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且提出自己认可的救世的方法论而不是空喊,“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柳絮回亦然。宝钗的叛逆总是被刻意忽略,甚至过度解读为明褒实贬。【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这种叛逆不是也正符合咏海棠一回,宝钗异于常人,写出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的劝谏自思语的桥段吗?

【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芜。】

【果然翻得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情致妩媚,却是枕霞】

曹雪芹对宝钗的注解从一而终,未曾改变。我同上两句一样,若论诗才文意,当然是黛玉为佳;若论气度格局,终究还是宝钗。

——————————

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地方,宝钗和黛玉都偶尔装逼,但是两人装的方法截然相反。

宝钗装起来是自谦“不好、不好”,完了一拿出来就是佳作。

一时,探春便先有了,自提笔写出,又改抹了一回,递与迎春。因问宝钗:“蘅芜君,你可有了?”宝钗道:“有却有了,只是不好。”

宝钗笑道:“终不免过于丧败,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所以我谄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众人笑道:“不要太谦。我们且赏鉴,自然是好的。”

黛玉就是恃才傲物式的,不仅有才,还知道自己有才。

独黛玉或抚梧桐,或看秋色,或和丫鬟们嘲笑。……宝玉背着手,在回廊上踱来踱去,因向黛玉道:“你听,他们都有了。”黛玉道:“你别管我。”……大家看了,宝玉说探春的好,李纨终要推宝钗这诗有身分,因又催黛玉。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

黛玉道:“既如此,你只抄录前三首罢,趁你写完那三首,我也替你作出这首来了。”说毕,低头一想,早已吟成一律,[瞧他写阿颦只如此,便妙极!]便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在他跟前。

脂砚斋就是喜欢黛玉这种劲劲的感觉,经常各种赞扬黛玉,又是活色生香,又是傲秋闺的。但在现代人眼里他是个林黛玉的小黑子,天天歪屁股吹捧薛宝钗。思及此,忍俊不禁,不由一笑

上一篇:梦见黑烟


下一篇:梦见打雷

END